攻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攻丝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找寻你眼底的温柔-【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09:04 阅读: 来源:攻丝机厂家

秦珊,今年26岁,DL杂志社编辑,拿着高薪,过着孤单且寂寞的生活。

秦珊其实有辆大众CC,但没见她开过。“在上海这样一个高消费、高堵车率的城市,开车很需要成本,而且我车技也不好,所以就不怎么开”秦珊这样对她的同事们解释到。

一般,她乘地铁上下班。

犹如往常,漕宝路站,再一次看到他上车。依旧浅褐色的头发,深邃的眼神,眸若清泉,安静且内敛,秦珊最喜欢的就是他的眼神。卡其色商务夹克,深蓝色裤子,面料精良,时尚睿智。他听着音乐,一如往常的安静。秦珊与他相隔4、5个人的距离。正当秦珊肆无忌惮的看他的时候,他一个转身,刚好碰上了来不及收回视线的秦珊。秦珊很尴尬,赶紧拉紧拉环,扭过头假装看窗外的风景。车窗外的景色,流光溢彩,却又转瞬即逝…..看着看着,秦珊的心疼了起来。这时,她从车窗的反射的影响中看到那个男子朝她这边走过来,在她身边停住了,然后坐到了她对面的空坐上。这让秦珊很不自在,正想换个地方,却听见他浅浅的声音,“要坐下吗?”她看到他指了指身边的一个空位。“啊…我…谢谢…那个…我马上要下车了”秦珊这才发现,窗外已经黑了。可是,这到哪站了呢?

“新闸路已经过了”男子低低的说道。

秦珊有些吃惊,一下子红了脸,刚好地铁到了下一站,秦珊赶紧的下了车,背影相当狼狈。

“他怎么知道我在新闸路下,莫非他早发现了我在注意他?”正当秦珊有些纳闷并自言自语的时候,发现身后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转身扭头,纳闷变成了惊讶。

“你…你跟着我….干….什么”没想到他居然跟了下来,一时语塞,说话竟有些结巴,秦珊也说不清是不是由于心虚。

“跟着你?….我本来就是要在这站下的啊”他双眼如谭,语气中似乎有些委屈,这让秦珊忍不住要笑。接下来他的一句,让秦珊笑不出来。他说“倒是你,这个月一直接近我,你,要干什么呢?”

“哪…..哪有?”秦珊有些尴尬,不自然的拉了拉肩上的包。

“地铁上,不管我在哪节车厢上车都能遇见你,一直偷偷看着我却又不和我说话。还有快餐店里,好几次…..”

“停!我喜欢你,想认识你”秦珊深吸一口气断然且直接的说道。

这次,换成他惊讶的表情。秦珊看到他长长的睫毛闪烁了一下,眼神里写满温柔。

“那,那好吧”他倒有些羞涩,伸出手“我叫崔赫,很高兴认识你”

“我叫秦珊,很高兴终于认识你”

接下来的日子,两人正儿八经的谈起了恋爱。崔赫在一家网络公司做销售主管,如所有高薪的职业一样,时常加班,秦珊也是每天要编辑审核大量的稿件。但两人像是约好了似地,6点准时下班,乘地铁回家,在漕宝路站准时见到那汪深潭的眼眸。

两人的性格都属于安静的类型。崔赫,内敛、温和,如春日的和风。秦珊,恬静、淡雅,如秋日的阳光。空闲的日子,并不像时下的恋人,唱歌、逛街、泡吧之类的。空闲的时候,秦珊喜欢窝在崔赫的怀里,摸着他的眼睛,看着他的眼神发呆,怎么也看不厌烦。崔赫有一次笑她说她有“恋眼癖”。秦珊说:“我喜欢你的眼神,不论淡定的、忧伤的,冷漠的、柔和的坚定的、漠然的,阴冷的、狂热的。”崔赫听罢,欲言又止。

在以后交往的日子,崔赫总是用温柔的眼睛看她。不管她生气,撒娇,偶尔拌嘴,他总是温柔的看着她。她,很享受这种目光。

一个周末,秦珊邀请崔赫到她家做客。

吃完饭,秦珊说“阳光晴好,我们出去兜风吧

”崔赫,有些局促的说,“我半年前出了次车祸,不敢开车了。”

………………..俩人都有些沉默。

“那,那我来开吧,”秦珊说道。

来到车库前,秦珊站在她银灰色的车前很久很久。

崔赫也很久很久没有说话,好久轻轻问道:“这,是你的车….?”

秦珊叹了口气,“是,之前出过一次车祸,我就再也没有开过了”

阳光刺眼,将大片的阳光洒在眼前,秦珊恍惚又看到了那晚的那一幕:孟浩驾着秦珊刚买回的新车,朗朗星空,俩人都很高兴。孟浩喝了点酒,格外兴奋,对秦珊说“前面是XX汽车试车专用通道,我们去试一试吧,肯定很刺激”,秦珊有些害怕说“不要了吧,你喝了些酒的,而且车技也不好”“别怕,晚上没车的,相信我”在宽阔的专用车道,孟浩踩着油门,车速飞逝。当一切发生的时候已经晚了,虽然是晚上,孟浩撞上了前面车道上XX汽车公司试驾新车的试驾员。孟浩虽然系了安全带,可由于伤势严重,当场死亡。秦珊在副驾驶座,也当场昏迷。至于之后发生的一切,秦珊都不知道了。由于孟浩是酒驾、追尾、而且擅自行驶试驾专用车道,法律上负全部责任。孟浩在大学时参加了红十字“爱之光”眼角膜捐献机构,依照孟浩生前签署的志愿者协议,孟浩的眼睛捐给了一个也是因为车祸眼睛受伤的男人。依照协议,这是需要保密的,但秦珊千方百计费尽心思知道了受捐者,这个人就是崔赫,也是秦珊费尽心思认识崔赫的原因。至于认识崔赫的初衷,是有目的性,因为她忘不了孟浩的眼神。从大学到毕业到工作,他们在一起6个年头,那些在一起相视难忘的无数的眼神,也只有这样,才让她觉得孟浩还在她身边。确切的说,崔赫有着和孟浩一样深邃的眼睛,有着和他一样如谭水一般的眼神,秦珊最初爱上的只是他的眼睛。秦珊知道,这对崔赫当然是不公平的,可几个月交往下来,她不仅仅爱上了他的眼睛,更真真切切的爱上了崔赫这个人。这个可以给他安全、温暖、温柔的男人。

秦珊告诉自己“忘掉吧,已经过去很久了,相信孟浩在天堂也会希望自己幸福。”

一路上,秦珊和崔赫相对无语,一个不知道说什么才能让气氛不这么尴尬,一个只有不说话才能让这尴尬的气氛不至于被打破,对崔赫而言,此时就算尴尬,也是自己希望的。

因为秦珊不知道,在她过分迷恋他眼神的时候,崔赫就有所察觉,她可能与捐献给自己眼角膜的男人有关,而当崔赫站在秦珊车前看到这两银灰色车牌是沪A31S26的CC的时候,他确认并且惊呆了。秦珊只知道,被捐献者是他,却不知道,那晚在试驾车道试驾新车的也是他。当时他车前的玻璃被车尾部巨大的撞击撞碎,碎片打进了他眼睛里,导致双眼失明。在双方家人和律师的协调下,死者捐献眼角膜给他,双方和解。这一切,发生在她昏迷的时间,这一切,没有人告诉她。她后来千方百计从医院那里打听到了只是被捐献人的崔赫。

崔赫无法面对秦珊,他知道秦珊也许真实的爱上了自己,当真相一切大白,他就是无法说服自己就是间接造成自己爱人曾经的爱人死亡那个人,他深深的自责。崔赫也知道,自己并没有错,但当自己那么那么爱上秦珊之后,再也无法面对自己和这个令他意外的事实。

崔赫消失了。电话、E-MAIL、地铁、公司。秦珊,怎么也联系不上。

她来到他家找他。崔赫的母亲告诉她,崔赫去了广州。临走时,她看到了崔赫房间里挂满的他试驾车的照片,以及“XX汽车公司优秀试驾员“的奖杯。

秦珊拿着崔赫母亲给她的地址,踏上了飞往广州的飞机。

她要告诉他,“我领略到了你眼底的温柔,此生,爱的,仅属于你一个人的眼神。”

明珠三国2九游版

剑之荣耀手机版

北凉悍刀行最新版

360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