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攻丝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金世佳没有名利的一生就是耻辱的人生吗-【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28 18:36:57 阅读: 来源:攻丝机厂家

参加《我就是演员》获认可,他称对《爱情公寓》没有偏见,曾几年不拍戏只因“演到恶心”,不懂什么才是成功的标准

金世佳 没有名利的一生,就是耻辱的人生吗?

最新一期的《我就是演员》中,金世佳凭借《催眠大师》的片段表演,获得了全场最高分。节目中,一场关于“表演是真是假”的讨论,让几位导师对他印象深刻。首播后,他登上了热搜榜。而上一次进热搜,是因为电影《我不是药神》上映时,他在微博上对王传君说:“做演员要有羞耻心。”

在此之前,金世佳已经好几年没有作品播出,并曾一度想过放弃做演员。就在节目播出前,他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他说,不拍戏的那几年,除了学会不再说假话,也懂得了接受现实,不要把路越走越窄。

A 参加综艺节目,就是在“伤害”演员

和金世佳的采访约在了丽都附近的一家咖啡厅。他身形高大、很瘦,走路和举手投足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不羁”。初次见面,他很有礼貌地和记者握手寒暄,落座后抛出一句:“你们想聊点什么?我不知道能聊什么?我这两年也没什么作品。”

问他,是不是很排斥采访,他说其实就是不喜欢露脸,“我可以用所演角色的样子出现在别人面前,怎样的都行。我觉得如果想做一个好演员,不应该让别人知道你生活里是什么样的,所以现在如果我有什么想说的话,或者说跟朋友聊天觉得还挺有意思的事情,会去电台上说,我可以说这不是我说的,即便电台里介绍了我是金世佳,但我没露脸,我可以不认啊。”

可不喜欢露脸的金世佳,却上了《我就是演员》。他说,其实第一季筹备时就找过他,但他没去,“我去干吗?演员会不会演戏这件事还需要上节目去比赛吗?它的目的是什么我都不明白。” 今年,《我就是演员》又找到了金世佳,他问身边的人,经纪人、父母、姐姐,“每一个人都说我应该去,我说那好,我就去吧。”正好他看过以往的节目,想用自己的审美,去表演一个作品。

录制期间,金世佳很紧张,“因为我不能在我看得到观众的地方演戏,演话剧是看不到观众的。而且排练就只有一天,我从来没这样演过戏。说实话,我很不适应,作为金世佳站在台上,别人来问你问题,我会不舒服。”

在他看来,参加任何综艺节目就是在“伤害”演员,“大家知道你是什么样子的人,这对于演员来说完全不是一件好事。比如你本身是这个样子的,你演的角色和你性格很接近,那别人看了就会说,你看他什么都没演,他本身就是这样。但如果别人不知道你是这样的,他们会觉得你演成这样很好,而他们对你有了某种印象后,你的角色就会被你自己的性格所禁锢。或者,这个角色跟你的性格完全不一样,你很努力地去体验生活、去塑造,人家看完又会说,你看他的表演痕迹多重,他生活里根本不是这个样子。所以说这很伤害演员。现在整个大环境就是如此,有的人本来很帅气,却故意把自己弄脏了就叫做寻求突破?但这种东西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B 偶像剧演到恶心,拍电影遇到买票房

说话的空当,工作人员递上了金世佳刚刚点的咖啡,他发现这跟点餐时服务员形容的不一样,“服务员说这款是冷萃,里面有打碎的冰块,但这杯没有。”他虽然觉得这杯咖啡味道也不错,但还是坚持让工作人员去帮他问清楚。

“所以你一直都是这么较真儿的人吗?”“我一直都挺较真儿的。别人都劝我别那么认真,我会想为什么不能认真?当然,我现在已经不那么较真儿了。”正是因为较真儿,金世佳从2015年底开始没怎么演戏,“那个时候就是不想演了。”

金世佳是上海人,一直到上戏毕业都没来过北京,但是学习表演,让他在大学期间深受人艺作品的影响。于是2013年底,26岁的金世佳怀着对更大舞台的憧憬来到了北京。

“当时,我也不知道能演什么,人家就跟我说于正火,你见见他。”彼时,于正肯定不知道金世佳是谁,“我当时还是个小屁孩儿,就坐在那儿也不说话。他说他接下来要拍的一部戏是什么样的,我听完说,如果那个角色怎样怎样演的话,可能会更有意思。”于正听完就说:那你来演吧。“其实我挺感谢他的,因为那个时候我什么作品都没有。我和他说,没人认识我,他说没关系,我的戏不需要别人知道你是谁。”

对于一个刚来北京、什么作品都没有的人来说,被于正选定为男一号让金世佳无法抗拒。“难道你会不去吗?所以肯定会去啊,去了,卫视播了,接下来又是一个男主角。但我发觉不行了,这种戏,演得让我恶心。”

金世佳曾饰演过一个与医学专业相关的角色。有一场戏,台词很长且拗口,制片人告诉他,第二天必须背熟,不然会影响进度。“可我回去看剧本时,发现越看越不对劲。里面的那些话都没有说明白。涉及到专业知识,应该是非常严谨的,我就上网查了查,发现本来有六条的解释,剧本里只说了两条。我就给制片人和编剧发微信,跟他们说既然咱们要做就应该做好。编剧就说,不可能,我们剧本里的内容都是从资料里找出来的。”

金世佳就和编剧一条一条地对,“本来他特强势,结果第二天给我发微信一下态度就变了,说世佳你真的是个好演员,我们这个剧写得太赶了,没想到会出纰漏。然后我就把他微信给删了。”

“我就是接受不了自己要和这样的人合作,我说我不拍电视剧了,我要拍电影。”2015年,他拍了一年的电影。“那是中国电影市场最不好的一年,刷流量、买票房乱七八糟的一年。可以说那一年就没有一部好电影。拍了三部电影之后,我就想我到底在干吗?”

C 30岁是道坎儿,感谢田沁鑫和蔡康永

来北京之前,金世佳在上海曾演过两年话剧,“一开始挺高兴的,觉得观众都很懂你。后来我发现只要是个观众,坐在剧院里面看完表演,都会鼓掌,是不是你演并不重要,那我是不是应该去更大的舞台。”

而到北京之后的经历却让他感觉沮丧,“我发现中国人都喜欢说假话、不守信用。不是你骗我,就是我骗你,我当时跟经纪人也说过我不想干了。我说我在日本学习表演时,虽然生活过得清贫,需要自己去打工再去演戏,但我觉得那样很充实,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值得信任的。”

不拍戏的那两年,金世佳的状态并不好,“不怎么说话,就是那种向死而生。那个时候回家,爸妈见我都不敢说话,极其暴躁,甚至钻牛角尖。”

他很感谢田沁鑫找他去演了话剧《狂飙》,“从2013年底来北京,我就没演过舞台剧,但我一直都是学舞台剧的。”金世佳在话剧《狂飙》中饰演田汉,在自己状态最不好的时候,是田汉用自己的一生为他指明了方向。“我虽然只是演戏,但是我觉得我就是他,田汉先生一直在说一句话:一诚可以抵万恶,真诚地面对自己,诚恳地面对生活,不要说假话。”

那一年的2月22日,金世佳的奶奶去世了,“我从小是奶奶带大的,她是个文盲,不识字。但她一直教育我,做人要诚实。”

那一年,金世佳30岁,他开始坚持不再说假话。“我可以选择不说,但只要说,就绝对不说假话。”

http://3g.hao123.xywy.com/hospital/26043376250.html

http://hao123.xywy.com/hospital/27239919687.html

http://hao123.xywy.com/hospital/27110252345.html

http://hao123.xywy.com/hospital/27660526153.html

http://hao123.xywy.com/hospital/26029675202.html

http://3g.hao123.xywy.com/hospital/260248246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