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攻丝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班超率领十人让匈奴全军覆没而自身无一伤亡

发布时间:2020-02-26 19:23:37 阅读: 来源:攻丝机厂家

班超:率领十人让匈奴全军覆没而自身无一伤亡

经过西汉末年的战乱,汉武帝时期由张骞建立起来的丝绸之路已经中断,与西域各国的友好关系也不复存在。是书香之家走出的班超投笔从戎、以自己的胆识与才智威震西域,确保了这条中西大动脉的畅通。

一、投笔从戎,立志报国

班超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他的父亲班彪曾任县令,后专门修史,是东汉著名的大文豪、史学家;他的哥哥班固继承父业,编写了《汉书》,这是我国历史上的第一部断代史;他的妹妹班昭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才女,在班固死后,班昭继承班固事业,完成了《汉书》。在这种氛围中,班超博览群书,思维敏捷。擅长雄辩。

公元62年,汉明帝任命班固为校书郎(校刊书籍的低级官员),迁入京城洛阳,继续完成他父亲所进行的编写史书工作,班超和母亲也一起到了洛阳。班超暂时没有什么职业,光靠班固一个人的俸禄又不足以维持全家的生计,于是就跟着哥哥帮官府做些文书抄写和资料整理工作贴补家用。然而,素怀大志的班超不甘于碌碌的工作,他听到匈奴不断地侵扰边疆,掠夺居民和牲口,就扔了笔,叹息着说:“大丈夫应当像张骞那样到塞外去立功封侯,怎么能老死在书房里呢。”

就这样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一次,明帝与班固聊天,问他弟弟在做什么事,班固回答说,在替官府抄书,赚点钱以奉养老母。明帝觉得书香之家,文才是错不了的,就做了一个顺水人情,任命班超为兰台令史(比校书郎职位低),掌管奏章和文书。然而,没过多久,班超又因为小过失被免了职。

公元73年,大将军窦固出兵攻打匈奴。为了实现自己报国的志向,班超到他手下担任了代理司马(参谋),虽然是个很小的官,但却是班超文墨生涯转向军旅生活的第一步。

二、出使西域,威震各国

班超一到军中,就显示出了与众不同的才能。他曾带小股部队进击伊吾(今新疆哈密西),斩俘不少敌人,获得窦固的赏识。窦固为了更好地抵抗匈奴,想采用汉武帝时的办法,派人联络西域各国来共同对付匈奴。因为班超的才干,他被派为使者前往西域。

于是,班超率领三十六人,经过长途跋涉。到了西域都善国(今新疆若羌)。开始的时候都善王对他们很周到热情,可是过了几天就变得冷淡怠慢了,班超察觉后,就对随行人员说:“一定是匈奴派来了使者,部善王犹豫不决,不知所从才会这样。”为了证实这一判断,班超把服侍他们的都善侍者召来,佯装问道:“匈奴使者来了好几天了,今天还在么?”侍者一听,以为班超他们都知道了,便把一切都说了。为了不走漏风声,班超派人把部善侍者先软禁起来,决定突袭匈奴使者。为了协调好内部,他把手下全部三十六名随员召集起来,摆酒聚饮,等大家喝得差不多的时候,故意用激将的语气告知众人情况危急,说部善王有倾向匈奴之意,一旦投降匈奴,势必杀掉汉使,我们现在只有先下手为强,进攻匈奴人的住处,杀掉匈奴使者,到那时都善王肯定被我们的威势所摄,我们就大功告成了。大家表示赞同,都说应该杀掉匈奴人,扬我大汉朝的威风。

于是班超率领这三十六人,趁着夜色奔赴匈奴使者的营地。其时,正赶上大风,班超命令十人躲藏在匈奴使者住房的后面,并约定,看到火起就鸣鼓大喊。其余的人携带弓箭埋伏在住处大门两侧。这时差不多已到了后半夜,匈奴众人睡得正香,忽然听到前后鼓声、喊杀声响成一片,又见火光冲天,个个惊慌失措,乱成一团。这一战匈奴被烧死上百人,被汉使杀死二十多,匈奴使者团全军覆没,汉使无一伤亡。事后,班超提着匈奴使者首领的人头来见都善王,都善王震惊不已,终于下定决心归附东汉王朝,班超顺利地完成了此次的出使任务。这件事情被奏报朝廷后,班超被晋升为军司马,又被任命为汉使,经营西域各国。

这次他仍带了原班人马来到于阗(今新疆和阗)。于阗是西域南道的一个强国,和匈奴关系不错,匈奴还派使臣监护着于阗。因此,于阗王对班超一行的到来态度颇为冷淡。当时于阗国迷信巫师,巫师说:“神灵已经发怒了,责问为什么要接待汉使,并要求用汉使的马来祭神。”已洞悉一切的班超一口答应下来,但要巫师一人亲自来取。巫师不知是计,自以为在自己的地盘上班超不敢拿他怎么样,就大咧咧的来到了班超的住地。班超趁巫师不注意,一把抓住他砍下了脑袋。并把巫师的头送给了于阗国王。国王对班超火烧匈奴使团的事早有耳闻,一时十分害怕,急忙杀掉匈奴的监护使者,以示与汉朝和好的诚心。班超重赏了国王及其重臣,不仅镇服了于阗国,同时也促使南道众小国纷纷与汉朝和好。

班超出使西域的第三个年头,即公元75年,汉章帝即位,恰逢国内天灾,决定放弃西域。又顾及班超孤悬域外,兵单力薄,便下诏要班超回京。这一消息在西域南道各国引起了很大的惊乱,他们深恐班超一去,匈奴会残酷的报复。在班超启程那天,疏勒都尉黎烟说:“汉使抛弃我们,我们必定再被龟兹所灭,实在不忍见汉使离去。”说罢自刎而死。到了于阗时,王侯以下的官吏都哭着说:“汉使就像我们的父母,千万不能走啊。”并抱着班超马的脚,寸步不能走。班超很是感动,决定不计个人安危留在西域。此时,疏勒的两个城在班超走后已经降了龟兹,班超迅速平定了反叛,稳定了局势。

此后,班超先后降服了南道、北道诸部,通往中亚、西亚、欧洲的“丝绸之路”重新畅通无阻。公元91年,为表彰他的特殊功绩,汉和帝封他为定远侯。

公元100年,班超已是六十九岁高龄了,他思念故土,上书请求东归洛阳,他妹妹班昭也写了一篇声情并茂的文章为自己的兄长陈情,朝廷感念班超的功绩,同意他回朝。班超两年后回到洛阳,被拜为射声校尉(仅次于将军,由有战功之人担任),不久得病,汉和帝派人专程间候,并赐医药。

班超一生以出使西域为志向,以为国建功为荣耀,对西域各部。始终以诚相待,敢作敢为,这种高尚的人格魅力,使他能在艰险中团结部属,取得胜利。不仅巩固了汉对西域的统治,保护了西域各族人们的安全,而且促进了民族的团结和融合。

广西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中国病理生理杂志

重庆电力高等专科学校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