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攻丝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要将外汇储备财政化非常难

发布时间:2021-02-22 15:32:24 阅读: 来源:攻丝机厂家

中国要将外汇储备财政化非常难

在欧元区国家主权评级依然风雨飘摇之时,亚洲国家的主权信用却有稳定的预期。  评级机构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董事总经理、主权评级委员会主席约翰 ·钱伯斯 (John Chambers)4月2日在博鳌接受本报专访时说,亚洲国家能够及时偿还政府债务,其主权信用评级具有稳定的预期,”风险很大程度上是被平衡的。  钱伯斯是去年下调美国主权信用评级之人。标普主权评级委员会负责对128个中央政府、20个多边和次区域开发银行,以及20多个国家发展银行、进出口银行和其他公共政策金融机构的评级。  标普对国家主权信用的评级有诸多衡量标准,包括政治体系、经济结构、增长预期、财政政策、货币灵活性和外资头寸等。钱伯斯说,标普降级美国、法国和日本的这些因素,也同样对中国存在潜在影响。  亚洲国家评级较欧元区稳定  《21世纪》:亚洲国家的评级情况如何?与目前仍然没有脱离债务危机的欧元区相比,有什么特点?  约翰·钱伯斯:在目前评级状况下,我们认为亚洲国家的政府会及时偿还债务。我们努力去发出这样的展望信号,有些国家要上调评级面临着压力,或者面临评级下调的压力。比如,我们对菲律宾的BB评级有正面的展望,我们对日本AA-评级有负面的展望。  与世界其他地方不同的是,我们对亚洲国家的评级具有稳定的预期,它们的风险很大程度上是被平衡的。比如中国的AA-评级,具有稳定的展望。欧元区的国家则不具有稳定性,无论评级是上调或下降。  中国评级考虑地方债  《21世纪》:外界普遍存在对中国地方债务膨胀而可能发生危机的担忧。您是否同样也有这种关切?  约翰·钱伯斯:在财政刺激计划的语境下我们很容易看到这种情况。中国政府在2008、2009年遭遇艰难时世。政府由此通过从银行系统到地方投资平台的链条来展开财政扩张。我们的观点是,这些看起来有效的投资并不都是有价值的;同时,最高占GDP30%的相应贷款也需要时间来起效。  我们基于这样的预期:中国经济以个位数的实际增长和两位数的名义增长得以继续。只要这个预期存在,我们对银行系统的资产质量问题没有特别的关切。  《21世纪》:地方政府债务情况是否会影响中国的主权信用评级?  约翰·钱伯斯:我们关注地方政府的债务量。我们通常使用一般性政府的概念,会选择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一起考虑). 这的确会使政府债务(的指标)上升。尽管如此,这些债务是用于有效的资产和社会转型的。  集中化决策也可能带来摩擦  《21世纪》:您在一篇文章中说到,从标普降级日本、法国和美国主权信用的衡量标准来看,中国也受到潜在的影响。这些因素包括,政治体系、经济结构、增长预期、财政政策、货币灵活性和外资头寸。请解释一下这些因素在中国表现如何?  约翰·钱伯斯:实体经济上,中国属于中等收入国家。从农村到城市的劳动力的迁移也非常成功。农业从传统上的低效产业到现在的高效产业。中国拥有非常好的投资回报,虽然有所下降。经济领域的改革也卓有成效。这些主要改革造就了30年的经济增长。  在财政政策上,政府公布的财政赤字相当温和,但是很多的财政刺激没有进入预算,而是进入了银行和国有企业。中国大量的国有企业拥有大量的利润,但是他们并不进行大量分红。这(国有企业)还不是“公共钱包”。  政治体系上,如果中国是一个不良的政策体系,那不会换来30年的经济增长。当然,政策制定的权力来自于中国共产党,这是一个集中化的体系。当这个体系强力运转的时候,就会有好的结果。但是,这样集中化的政策制定体系,偶尔也会带来也可能带来摩擦,这可能将中国导向另外一条路。  难将外汇储备财政化  《21世纪》:在货币政策上如何评估中国?又如何处理好巨大的外汇储备问题?  约翰·钱伯斯:在货币政策上,中国没有完全的自由来设定,一些政策受制于挑选挂钩的货币。同样,也没有完全的市场决定的利率来适应资本账户。  中国的外部头寸非常强劲,大多数来自于国有部门,来自银行和私人部门的并不多。同时,外汇储备也非常高。这一点要非常小心。因为除非中国遭遇某种危机,要将储备财政化是非常难的。在人民币与美国并不具有同等价值的时候,并不能简单的将这些储备的钱拿回来投入经济领域中。  在外汇储备问题上,不要将货币型储备与财政型储备混为一谈。你需要借钱来为货币型储备提供资金,这会造成巨大的财政成本。这个成本主要来自于银行,而不是中央银行。我们并不能简单地卖掉这些储备,把钱拿回来而不造成高通胀。所以,这给中国带来了货币的外部灵活性,但是没有带来财政的灵活性。

北京订制广告衫

天津品牌T恤定制

天津订制短袖衬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