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攻丝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应正确看待我国首次成为资本净输出国

发布时间:2021-01-25 15:06:25 阅读: 来源:攻丝机厂家

应正确看待我国首次成为资本净输出国

2015年1月商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达到1029亿美元,加上我国企业在国(境)外的利润再投资和通过第三地的投资,对外投资规模达到1400亿美元,较实际利用外资额高出约200亿美元,我国首次成为资本净输出国。这是一个历史性的转变,标志着我国开始步入贸易强国行列,必将对全球的贸易和投资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当前我国资本输出的基本特征

(一)对外直接投资规模快速增长  2002年我国建立了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制度,当年对外直接投资规模为27亿美元;2014年,我国全行业对外直接投资达到1160亿美元,同比增长15.5%,短短12年间增长了近40倍。截至2014年底,我国累计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额达到3.97万亿元人民币,折合6463亿美元。截至2014年,我国已经连续三年稳居全球第三大对外投资国。  (二)投资区域分布广泛,流向发达国家比重逐步提高  目前,我国对外直接投资涉及184个国家和地区,覆盖了全球80%的国家和地区。到2013年底,我国对外投资存量主要集中在发展中国家。2014年,我国对全球156个国家和地区的6128家企业进行了直接投资,其中对发达国家投资增长较快,比如,对欧盟的投资同比增长1.7倍,对美国的投资同比增长23.9%,远高于我国对外投资的总体增速。  (三)投资主体以央企、国企为主的局面正在转变  我国对外直接投资主体逐步呈现多元化趋势,地方企业、非国有企业“走出去”步伐加快。2014年,地方企业对外直接投资为451.1亿美元,同比增长36.8%,在同期对外直接投资总额中所占比重为43.8%,较上年增加7.2个百分点。从非国有企业来看,截至2013年底,在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存量中,国有企业占比55.2%,非国有企业所占比重为44.8%。  (四)对外投资的产业布局不断优化,重心转向服务业  我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正从以能源资源传统驱动形式为主逐步转向能源资源驱动、市场驱动、技术驱动等并重的格局。目前企业海外投资涉及的领域非常广泛。2014年,我国对外直接投资涉及租赁和商务服务业、采矿业、批发和零售业、建筑业、制造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等15个大类。其中,增速最快的是服务业,同比增长了27.1%,投资额占到对外投资总量的2/3;而采矿等资源类的投资增速则下降了4.1%。   (五)海外并购是重要投资方式  2013年,我国企业海外并购规模达到529亿美元。2014年,我国企业海外并购势头强劲,投资领域呈现多元趋势,民营企业的海外并购数量领先于国有企业。较大的并购案有:五矿资源等企业联合体以58.5亿美元收购秘鲁拉斯邦巴斯铜矿;联想集团以29.1亿美元收购美国摩托罗拉公司移动手机业务;东风汽车有限公司以10.9亿美元收购法国标致雪铁龙集团14.1%股权。在农业领域,中粮集团并购新加坡来宝农业公司和荷兰尼德拉公司,成为迄今农业领域对外投资最大的两个项目。  我国成为资本净输出国意味着什么  (一)国家和企业的竞争实力显著增强  大规模的资本输出以强大的经济实力为基础。我国成为资本净输出国是综合国力增强的集中体现,表明我国国民经济实力和企业的对外竞争力显著增强。2010年我国制造业产值占全球制造业的比例为19.8%,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2013年我国在成为世界第一大出口国之后又成为全球第一货物贸易大国。2014年,我国(含台湾地区)有100家企业上榜财富世界500强,上榜企业数量仅次于美国。目前,我国有近3万家境外企业,境外资产规模超过3万亿美元,在海外工作的中国公司员工已超过100万人。  (二)利用外资拐点已经显现  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高度重视“引进来”。截至2014年,我国吸引外资规模已经连续23年在发展中国家位居首位。但2014年,我国利用外商投资出现了阶段性变化,巨大的资本存量驱使我国转向资本互动型国家。目前,我国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明显增强,导致对外资的选择性增强,引进外资的拐点开始显现。一是利用外资增长逐渐趋缓。2014年,我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1195.6亿美元,同比增长仅为1.7%,外商投资新设立企业23778家,同比增长4.4%。二是利用外资的结构不断优化。以我国产业结构优化方向为引导,利用外资以制造业为主转变为以服务业为主。2014年,我国服务业吸收外资占比达55.4%,高出制造业22个百分点。   (三)产业结构调整尤其是化解产能过剩的方向更清晰  资本输出将成为我国产业结构调整尤其是化解产能过剩的重要方向。应对产能过剩仅仅依靠国内市场的扩张是远远不够的,需要进行产业的国际转移,历史上诸如美国对欧洲援助的“马歇尔计划”,日本在20世纪80年代鼓励对亚洲邻国的投资,都是成功的范例。当前,我国部分产业如钢铁、水泥、风电设备、光伏等产能过剩矛盾较为突出,部分企业资本的海外转移,不仅为国内产业留出了一定的发展空间,而且企业在海外建立生产基地、研发中心等,打造全球产业链,也可有效弥补国内产业体系的薄弱环节,有力推进国内产业结构的调整升级。   (四)企业做大做强的倒逼机制正逐步形成  我国企业“走出去”能否满载而归,关键在于企业本身能否做大做强。国家积极推动的以高铁、核电等为代表的企业“走出去”、“一带一路”战略为资本输出搭建了重要平台,一定程度上可倒逼我国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不断学习并适应国际竞争规则,形成全球企业发展战略,在法律、制度、人才等方面进行调整创新,培养出一大批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企业,最终实现对内对外开放相互促进、引进来和走出去更好地结合。   进一步提升我国资本输出质量的对策建议  (一)制定明确的国际化发展目标  我国有些企业的“走出去”战略不清晰,以至于造成国际化盲动,在一些项目投资决策上具有随机性,而且存在着无序竞争问题。因此,在对外投资方面,我国应制定明确的发展战略和目标。一方面,要健全国家层面的协调机制,充分发挥部级协调机制的作用,强化政府的统筹和协调,制定国家层面的“走出去”战略规划,以及主要行业的规划。另一方面,企业要明确自身发展目标,制定详细可行的“走出去”计划,包括对外投资目标的路径,战略上的评估、支付手段、风险防范的设计,以及并购后的经营方针、整合策略等。   (二)增强境外投资风险防范能力  我国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会面临各种风险,比如政治风险、法律风险等,防范措施不足会导致企业遭受巨大损失。如2011年,中铁建投资沙特轻轨项目亏损达41.48亿元。2014年,墨西哥撤销中铁建中标的高铁项目;2015年1月,希腊新政府叫停中远集团购买其最大港口等。因此,在未来的对外投资中,我国企业急需进一步提高风险防范能力。一是进一步完善海外投资保险制度,完善承保范围、保险条件等,减少企业损失。二是建立和完善风险预警制度。充分发挥政府、行业协会的作用,收集、评估和发布各个国家和地区的政治经济形势等信息,建立国家风险预警、防范和应急处理机制。三是强化保障措施。对那些到高风险国家投资的企业进行安全审核,为企业防范境外风险提供指导,不断加强人员的安全培训。四是企业应充分熟悉各国法律规定,包括当地法律法规、国际法以及WTO规则等,运用法律手段保护自身合法权益。  (三)提升企业综合竞争力  当前,我国企业在跨国经营能力、技术、品牌和管理上缺乏核心竞争优势。比如,2014年公布的世界500强企业营业收入、利润总额与入围门槛分别是同期中国500强的6.6倍、4.8倍和17.6倍。同年商务部的数据显示,我国对外投资企业中有25%处于亏损状态。未来我国要培育一批世界水平的跨国公司,就必须从三个方面增强企业的综合竞争力:一是健全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相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鼓励自主创新。二是重视品牌培育。加大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培育,重视技术含量、附加值高的产品生产,完善和提高产品技术标准。三是加大管理人才培养力度。加强企业经营管理人才的培训、引进,提高经营管理水平。   (四)提高政府配套服务水平  一是为企业提供良好的竞争环境。健全海外投资协调机制,加强与其它国家和地区的双边或多边合作,积极签订投资保护协定。二是加强信息服务和政策咨询服务。健全信息网络服务系统,及时提供海外投资环境和政策等方面的公共信息,减少企业在海外盲目投资并购。三是大力培育专业服务机构。引导并购咨询、法律顾问、财务顾问、资产评估、融资服务、独立审计等中介服务机构向专业化、规范化方向发展,加强市场监管和信息披露。四是完善对外投资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商务部已发布《境外投资管理办法》修订版,实行对外投资负面清单模式,确立“备案为主、核准为辅”,并在实施过程中逐步完善。

上品拾陆装修

美的林城装修效果图

协和新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