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丝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攻丝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安佳绘画作品展开启彩墨欣赏之旅

发布时间:2021-01-08 09:29:04 阅读: 来源:攻丝机厂家

由北京美术家协会、北京服装学院共同主办的“安佳绘画作品展”将于2015年9月10日上午10点半在北京服装学院艺术展览厅拉开帷幕。此次“安佳绘画作品展”共分六个主题系列,即《花头巾系列》、《国色天香系列》、《祈福路系列》、《吉祥之祈系列》、《马赛猎手和母与子系列》、《墨•彩和瓶•花系列》等近50余幅不同时期的绘画作品。

工谨与意写

——安佳彩墨工笔人物画的艺术探求

中国美协理事、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美术》杂志主编 / 尚 辉

当下艺术创作与学术研究的领地划分十分细微,界限自然也就非常的鲜明。但分科的细微,也常常造成艺术创作或学术研究被陷入某种局部的领地意识,专属性的负面效应是带来了创作与研究的狭隘眼光。远的不说,就我们最熟悉的工笔与写意而言,其创作与研究便常常因此种学科划分,而使得真正能够打通这两个画科的画家或学者变得越来越少。其结局是:工笔越画越细、越细越腻,越腻越僵;写意则是越画越草,越草越疏,越疏越浅。我们不能简单地把工笔画得越来越腻归咎于对照片的模仿,也不能武断地把写意画得越来越粗归结于写意精神的丧失。问题的症结,可能很大程度上在于我们硬性地把中国画分为“工”与“写”两个学科,把艺术创作和学术研究分成两种职业和身份。如果把“工”与“写”作为中国画创作的整体、把创作与研究共同作为一个学者艺术家应具备的两种人文修养和艺术素质,那么,当代艺术创作与研究也许是另一番充满生机的景观。

长期在北京服装学院造型艺术系从事教学与研究的安佳,或许恰恰因这种教学环境和学术氛围,而促使她的工笔人物画呈现出和当下工笔画风不尽相同的风貌。作为学院画家,安佳有较好的西画造型功底,这决定了她的人物画造型的准确生动,在她的《和田的花头巾》《吉祥之祈》等作品里,我们可以看到她对造型的理解不是停留在对外在形体的描绘上,而是把人物面部与体态作为一个整体予以理解,并在此基础上进行理想化的改变与强化。或许,正是建立在这种对于人物内部结构的理想化与个性化的驾驭,才使得其工笔人物画的人物形象不局限于外形的紧抠,而是通过线条勾勒和没骨设色的并用去表现她对于形体结构的认知和想象,既写实又夸张,充满了像《楚辞》或汉代漆器那样奇幻而神秘的浪漫色彩。从这个角度看,她的工谨并非单纯指用笔的“精工”和“严谨”,而是造型的精到、刻画的深入,从而使她对于女性面部与手部的勾线显得特别的“入骨”。这种“入骨”的线描甚至没有多余的修饰和赘疣,而是在简洁里呈现某种深入的意蕴。

设计作为一个专业,在北京服装学院造型艺术系得到了某种特别的重视,这显然也区别于其它纯造型艺术学科的美术学院教学与研究。设计艺术的审美原则离不开简约与秩序,这或许也成为安佳观看事物时自然而形成的一种平面化与节奏感的音乐性。一方面,她的许多作品是以系列化面孔呈现的,如《花头巾系列》、《国色天香系列》、《墨·彩和瓶·花系列》以及《吉祥之祈系列》等,画面主题成为这些不同变体画的母题,而变体的方式便体现出画幅之间构成的连续与变奏的旋律感;另一方面,她在每幅画作里对于平面性的追求,这种平面性和传统中国画多维透视的平面性并不完全相同,是属于体面造型内浅空间的平面化。因而,安佳的这些少数民族女性人物的单体胸像或群体组合,往往呈现出平面中的浅空间或平面彩墨之间富有韵律感的配搭。也可以说,她把传统勾线与渲染和写实造型与平面分割有机地融为了一体,而且显得十分自然熨帖。

正像她能够自由地在写实造型与平面分割中行走一样,安佳的工笔人物也并没有截然分开工笔与写意。如果说,勾勒线描与重彩渲染是传统工笔画的基本语言,那么,安佳总是把这些精粹的传统运用到人物的面部和手部,使其显现工谨精致之内美,这种语言尤擅长对于女性俏丽温婉气质的刻画。但安佳工笔人物画的自己风貌,还浓重地体现在她将彩墨和写意十分自然巧妙地融入这些人物形象的塑造上。如女性风情万种的头巾、瑰丽奇幻的服饰、婀娜多姿的体态——这些地方在把握精准生动的造型同时,也把笔放开了去写去染去涂,可谓纵横挥洒,畅快放达。显然,这些地方是墨彩并用的,以没骨替代勾染,并将用笔和用墨、用彩融为一体,而非纯粹的工笔渲染或填涂;墨彩还体现了安佳对于笔性与笔趣这些中国画写意特征的深刻理解。因而,墨彩与运笔成为一个氤氲乾坤的整体,特别是以水撞色、以粉撞墨的机缘巧合,更增添了工与写、墨与彩、紧与松、透与敷、薄与厚的对比变化和神秘意味。

安佳在彩墨工笔人物画里的这种探求,显然超越了西画与国画、工笔与写意,而且将它们之间的语言关系处理得如此微妙和深入。在笔者看来,安佳的艺术特征在于她的融通与跨界。她的人物画表面上处处显现了工笔画的语言特征,但细细品味,无处没有西方写实造型的基础与修养;她的人物画表相是工谨细微,却处处充满率性与疏放的笔彩意趣。笔者在此用“彩墨工笔”而非“重彩工笔”来描述她的媒材语言,就是想强调她的工笔画并不限于传统工笔画自身的媒材技艺,而是突出她在工笔与写意之间进行的跨界性探索。作为北京服装学院造型艺术系的美术学学科带头人,安佳的学术视野并止于艺术创作,她还广泛涉猎美术与设计教育、民族宗教美术研究、艺术史学和绘画理论等,并发表了诸多专业性较强的学术论著,在艺术设计、民族宗教美术研究领域多有自己的独到见解。从这个角度看,她又是当代为数不多的力求打通艺术创作与学术研究的学者艺术家。可见,她在彩墨工笔人物画方面所进行的跨越性,更深层地是来自于她的学问功底与学术思考。

作为一位女画家,安佳喜爱一切美丽的东西。她的笔下不乏那些充满生机的娇妖温婉的鲜花,不乏那些俊俏秀美的女性形象,不乏那些瑰丽斑斓的头巾、裙衫和服饰,但她又没有完全沉浸在这些美丽中,她总是以某种人文的深切和文化的宽博去关注那些边地少数民族原生态的生活状态,在她工谨与意写的彩墨里探求古拙朴实的审美品格。

2015年8月21日于山西平顺通天峡畔

作品欣赏:

天津治疗疣的医院

皮肤病医院

合肥专业治疗尿道炎医院哪家好

福州男科医院